免费看书网 > 其他 > 鎮國上將軍 > 第398章:感覺不對

第398章:感覺不對(1 / 2)



推荐阅读:

汪斌和雲飛揚打得有來有回,精彩紛呈,海生都快忘記自己來乾嘛的。

直到汪斌停手,落在地麵上,他才反應過來。

“怎麼樣,能打贏嗎?”

海生問道。

“頭兒,打不過啊。”

汪斌無奈道。

就剛才雲飛揚的斬天拔劍術,他差點就接不住了。

“那怎麼辦?”

海生下意識的問道。

“回去吧……”

汪斌笑道。

打不過人家巡查隊,來硬的怕要吃虧,三十六計說的好,走為上計。

海生自覺打不過雲飛揚,不過加上汪斌,應該就可以,但是汪斌說要回去,意思就是不想打了。

手底下來了這麼個人才,海生著急回去拉攏,也就樂嗬嗬的帶著獄吏們往回走,好像來這裡純屬路過,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。

“唉,走啦?你的人不要了?”

雲飛揚見海生要走,急忙問道。

“什麼人?什麼人?我就是路過,雲隊長就此彆過,彆送了。”

海生樂嗬嗬的走了。

一個人才和一個人犯相比,哪邊重要他還是分得清楚的。

在這血神堡範圍,合體期修士也是很珍貴的,難得上麵給他分配了這麼一個過來,必須得好好招待。

跟著海生回到牢獄之城,汪斌眉頭直皺,實在是氣味太難聞了。

“兄弟,還沒請教尊姓大名呢。”

走在前麵的海生突然回頭說道。

“頭兒,我叫王冰。”

汪斌隨口說道。

“原來是王兄弟,今天應該是你第一天上工吧,很多事情你還不習慣,時間久了就好了,這罪城啊,專門處理罪人的,打理不乾淨了……”

海生剛才到汪斌皺眉頭,就知道他還不習慣這種環境。

通常被分配到他罪城裡麵來當差的,都是犯了錯的豪門子弟,王冰這個名字,一定是假的,不過海生不會去多問。

名字就一個代號而已,隨便怎麼叫,人現在暫時歸他管就好。

“頭兒,原來這裡叫罪城啊,難怪裡麵跟搞得跟煉獄一樣,剛進來的時候,差點吐了。”汪斌苦笑道。

“哈哈哈哈,時間長了,你就習慣了。”

海生笑道:“就好王兄弟第一天當班,作為這座罪城的城主,我要給你接風洗塵,剛才你與那個雲飛揚一戰,打得好,沒有給我丟臉。”

剛才汪斌何止沒有給他丟臉,簡直是給他長臉了,如果不是汪斌出手,跟著過去的二十九名獄吏,恐怕全都要賠在那兒了。

海生的做法,很明顯的拉攏人心。

汪斌也給他這樣的機會,大家各取所需。

他海生要的是強力的手下效命,而汪斌是要罪城獄吏這個身份,好暗中行事。

在這地下空間裡麵,沒有白天黑夜,頂上一直是紅彤彤的存在,好在裡麵生活的都是修士,沒有白天黑夜的交替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。

跟著海生以及一眾獄吏喝了半天酒,汪斌千杯不醉的狀態一直延續道酒宴結束,把海生安頓好,汪斌立即回了屬於自己的房間。

在這城中心,獄吏每人都有一間房,用作休息修煉之用。

汪斌回到自己住處,什麼都沒乾,直接就是打坐修煉。

沒多久,汪斌感覺被人監視,他嘴臉微微一彎,果然是這樣,嘴裡說不在乎,行動上還是想看看自己到底是什麼人。

還好汪斌沒出城,不然這個海生一定會防著他。

從雲飛揚那裡,汪斌已經擁有了新的身份,也不怕海生去求證。

現在汪斌要做的,就是先安心呀罪城裡待幾天,凡事聽海生的指揮,先打消他的懷疑,讓他覺得,自己隻想快些完成懲罰的任務,回到家族裡去。

一連幾天,汪斌都處於被監視的狀態,這種監視很隱蔽,汪斌還是依靠刀意才能感覺到,神識都不好使。

這些天裡麵,汪斌跟著海生去了很多地方,基本上都與關押罪人有關。

這些罪人,有上麵抓下來的,也有血神堡以及其他地下城送過來的。

總之,隻要是罪人,都歸海生打理,名冊都要經過他,才能進行下一步的審問和關押。

海生的城主之位,在血神堡範圍,不大不小,不過很重要,不可或缺。

突然間,汪斌很想拿到海生身上的名冊,如果名冊到手,他可以很直觀的看到,哪些人是被抓下來的,那些人已經死了,那些人還能搶救。

隻是,汪斌來這裡的第一個重要原因,不是要救人,而是想找血神經。

雖然沒有見過血神經找什麼樣子,但是汪斌堅信它一定存在。

特彆是看到血神堡後,這種感覺越來越明顯。

那個城堡,還是要想辦法進去一趟。

汪斌打聽過了,不是誰都可以進這個城堡,就連罪城的城主海生,一年的時間也隻能進去述職一次,其他時間,如果沒有命令,他都不能私自進去。

越是進不去,汪斌就越想進去探探究竟,見識見識那麼大的城堡,到底是乾嘛用的。

大概十天左右的時間,汪斌基本搞清楚了罪城的每一條巷子的作用,它們通往哪裡也都牢記於心。

因為汪斌修為高,所以海生要他做事的時候,都很客氣,不想對待其他獄吏那樣,不是打就是罵。

因為獲得了城主的特殊對待,獄吏們都很自覺的跟汪斌保持距離,甚至見麵還會恭敬的行禮。

暗地裡,獄吏們都喊汪斌為副城主,狗腿子。

……

“罪城還是不要住了,你身上都帶著一股死氣,不吉利,”

巡查隊,雲飛揚的屋子裡。

汪斌,雲飛揚,獨孤宏三人圍坐在一起。

“你不是罪城關著很多人嗎?這些天我看了一遍,大多數都是他們血魔教自己的人。”

汪斌說道。

他跟在海生手下是有目的的,當初是雲飛揚說罪城有大秘密,他才會跟著海生回罪城,否則那天跟雲飛揚打完,他順手就可以滅了海生。

“罪城也分上下兩層的,你找的隻是上麵的那層吧,真正關押重要人物的地方,怎麼會那麼惹眼?”雲飛揚吐槽道:“虧你還是乾斥候的,這個都不會分析嗎?”

“兩位,你們說的罪城是乾什麼的?”

獨孤宏插嘴道。

“罪城就是罪城嘛,你可以理解成一座巨大的監獄。”雲飛揚回答道。

“那你們是要找什麼人嗎?”

獨孤宏又問。

“剛開始,我是要找你,後來找到了,就想看看罪城關的都是些什麼人,能救的都救出來。”汪斌說道。

血魔教和洛蘭大陸一定會進行一場史無前例的決戰。

因此,血魔教暗中抓了很多洛蘭大陸的高手,關押在這地底牢獄,搞一些威逼利誘策反殺人的勾當。

最新小说: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(快穿)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